评论丨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 地方政府要积极作为
2020-06-10 08:37:38   来源:   

马朝钧

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中央强调,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要优先保民生、保就业。而要保民生、保就业,就得保市场主体。我国中小企业目前已占市场主体的90%,创造了80%的就业,所以,保市场主体的关键是保中小企业。

当前中小企业遇到的突出问题是贷款难。此问题由来已久。为解决贷款难,学界出主意的不少,可管用的办法并不多。早在20年前,就有人建议,在四大国有银行设立中小企业信贷部。后来机构倒是设立了,可贷款难却依然如故。近10年来,中央一直希望银行支持中小企业贷款,然而中小企业贷款却仍然困难重重。

有学者分析说,中小企业贷款难,责任主要在银行,是银行嫌贫爱富。笔者认为,这看法并不客观。银行作为企业不仅要盈利,同时还得考虑储户的存款安全。读者可换位思考,若你是银行行长,有两个企业要贷款,一个是大企业家大业大,另一个小企业没有抵押,你是否也会优先贷款给大企业?

由此看,银行也有自己的苦衷。要解决此难题,仅由政府提要求不够,批评或指责银行也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个有效的办法,让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既获利又安全。

前些年有学者建议,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关键是要发展中小银行,理由是只有中小银行才会服务于中小企业。事实证明,这一看法纯属闭门造车,是想当然。这些年,国内中小银行越来越多,可它们同样只对大企业情有独钟。银行就是银行,不要以为中小银行就会给中小企业贷款。

经济学推断行为,永远要从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方面看。这是说,无论银行大小,给谁放贷考虑的都是特定约束下的收益最大化。假若贷款给中小企业的收益比贷款给大企业的收益低,即便是中小银行也不会给中小企业贷款。

在笔者看来,目前的困难主要在两方面。一是相对大企业,中小企业贷款额度小,可对银行而言,放贷5000万元与放贷50万元审贷手续一样,成本也相差无几,故银行往往乐于放大额贷款而不愿放小额贷款;二是中小企业规模小,可用于抵押的资产不多。没有资产抵押,银行当然不愿放贷。

于是可以推断,中小企业想要从银行贷款,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让银行小额贷款的成本收益率与大额贷款的成本收益率大致相等;二是让中小企业有担保。前面说了,银行放贷5000万与放贷50万的审贷成本相若,若利率相同,大额贷款的成本收益率会高于小额贷款。故中小企业要想贷款,就得接受较高的利率。

也许有人认为这对中小企业不公平,而我认为,这与公平与否无关。利息是什么?费雪说,利息是不耐的代价。你越着急借钱,所付的代价(利息)就越高。只要银行给出的利率中小企业能接受,旁人就不必说三道四。若政府想帮企业降低贷款成本,可以用财政去贴息,但不要管控利率,否则银行是不愿贷款的。

目前很多中小企业尚处在创业期,急需贷款而又无财产抵押,怎么办?笔者认为,政府也应该有所作为。比如,为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支持。

事实上,前些年地方政府曾经成立过担保公司,就是为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支持的,可今天这些担保公司大多已名存实亡。究其原因,主要是担保公司亏损严重。读者想想,如果出现中小企业还不了贷款,担保公司就要兜底,岂能不亏损?再一个原因,就是存在道德风险。由于银行不再承担相应风险,对企业贷款的审核标准就降低了。

现在回头看,之前的担保公司确实有教训需吸取。因此,为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支持需要有新的思路和新的方式。我想到的是,政府部门可为中小企业贷款提供信用支持,同时也不能让银行置身事外。贷款风险应共同承担。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创设了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另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这两个工具,都体现了政府支持、风险共担的思路。这可以为地方政府为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支持、帮助它们获得银行贷款提供范例。

写到这里,我最后想强调两点:第一,应从保民生、保就业的高度看待保市场主体,而且保市场主体既要保中小企业,也要保银行,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第二,支持中小企业贷款,地方政府应积极作为。一方面可用财政资金为中小企业贷款贴息,另一方面可为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支持。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丨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 地方政府要积极

上一篇:社论|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会越来越强
下一篇:王东京专栏丨从“企业的性质”看大众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