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京专栏|污染防治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2020-05-22 09:22:53   来源:   

“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今年是决胜之年。污染防治是今年全国两会的重要议题。

中国的体制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环境,并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所以我对打赢这场攻坚战从未怀疑过。不过着眼未来,我认为当前需要研究的是,我们应该怎样巩固攻坚战取得的成果,运用市场机制推动生态文明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而据我所知,对如何保护和改善环境,时下多数人的看法是靠政府监管和财政投入。政府监管与财政投入当然重要,可长远地看,更重要的是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想讨论如何用市场机制保护和改善环境。

保护环境与改善环境有联系,但也有区别。环境要保护,潜台词是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会损害环境。众所周知,碳排放会造成环境污染,可为何企业不主动限排?经济学解释,是企业只承担生产成本而不承担损害环境的社会成本。

由此看来,要限制碳排放,关键是要将社会成本内化为企业成本。问题是怎样内化?经济学家曾提出过两种方案。

上世纪初,英国经济学家庇古提出了征税补偿方案,即由政府先向排放企业征税,然后再补偿给受损居民。可是科斯于1960年发表《论社会成本问题》一文,明确表示不赞成庇古方案,认为政府征税虽能内化社会成本,但并非唯一方案,更不是最佳方案。

科斯提出的方案,是通过市场内化。有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根据交易成本分摊社会成本。科斯说,将排放权界定给企业,则企业无需承担社会成本;若将排放权不界定给企业,社会成本就得由企业承担。至于排放权到底如何分配,政府要视交易成本高低来决定。

第二个重点,开放排放权交易市场。具体说,企业要想获得碳排权,必须先从市场购买到排放指标,买不到或买不起排放指标,企业就只能限排。用市场机制优胜劣汰,正是科斯方案的目的所在。

概而言之,用市场机制保护环境,政府只需做两件事:一是界定碳排权;二是开放碳排权市场。不然就只能征收“庇古税”,或者是由政府用行政命令直接管控。中外实践证明,用市场机制限排要比政府限排更有效率。

回头再讨论改善环境。前面分析过,保护环境的关键是内化社会成本。而改善环境不同,其中一个显著特点,是改善环境具有正外部性,社会收益往往大于私人收益。也正因如此,所以鼓励人们投资改善环境,就得设法将社会收益内化为投资者收益。经验说,没有利益驱动,投资者通常不会有改善环境的动力。

时下很多人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有误解,以为环境好了经济就发达了。其实不然。习近平总书记还讲过:“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意思很清楚,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有时会有冲突,当两者有冲突时也不能牺牲环境。而另一层意思,是说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需要有相应的盈利模式。

以“美丽乡村建设”为例。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鼓励农民建设美丽乡村,就得将改善乡村环境的社会收益变成农民收入。可这在操作上有两大困难:一是环境属公共品,不排他,无法向游客收费;二是即便能够收费,也难以计价。

解决以上难题,当然也不是毫无办法。经济学的办法,是找委托品,并借助委托品进行交易。让我用矿泉水作解释。你认为商家卖矿泉水是在卖什么?若你以为只是卖水就错了。商家不单是卖水,同时也是卖“方便”。由于“方便”不好计价,于是将“方便”委托到了矿泉水上。一瓶矿泉水300毫升卖2元,600毫升卖3元,水多一倍而价格未高一倍,因为水增加了而“方便”未增加。

类似的例子很多。我自己曾亲眼看见:湖南永州新塘村土壤环境好,农民把无污染的土壤环境委托到蔬菜上,将蔬菜和“环境”一起卖到了粤港澳;吉首隘口村将当地特殊的气候委托到茶叶上,将茶叶和“气候”销到了全国;湘西马王溪村发展观光农业,将田园风光委托到了生态产业上,黄桃当地市价4元一斤,而观光客自己采摘,8元一斤不打折。

再往深处想,不同的环境要素其实皆可找到相应的委托品。上面例子中,农民可以将特色山水委托到特色农产品上。同理,乡愁虽不好计价,但也可委托到古村、古树、古井、古建筑的门票上。可以肯定的是,找到了委托品,社会收益便可内化为投资者收益。而改善环境一旦可以带来收入,人们当然会积极改善环境。

相关热词搜索:王东京专栏|污染防治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上一篇:评论|疫情之下如何发挥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
下一篇:2020全国两会系列社评之二|扩大内需战略要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结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