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中小城市的发展需要培育新的比较优势
2019-10-09 08:33:3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一线大城市经济发展逐渐因人口、土地、环境以及成本等问题开始放缓,如何充分挖掘中小城市的经济发展潜力,让小城市接续大城市发展的势头,是实体经济稳步增长的关键。

日前,中小城市发展战略研究院、国信中小城市指数研究院等机构发布2019年中国中小城市高质量发展指数研究成果。成果显示, 截至2018年底,中国大陆共有中小城市(广义范围,包括含乡镇的市辖区)2809个,中小城市直接影响和辐射的区域,行政区面积达93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97.3%;总人口达11.81亿,占全国总人口的84.66%;经济总量达76.43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84.89%。

可以看出,虽然一、二线城市是广为人知的明星城市,但在人口、面积和经济总量等方面,占多数的仍然是中小城市,只是小而分散。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战略扶持、紧邻经济中心、区位优势促进、高级行政级别、产业转型升级等是城市发展主因,而大部分中小城市并不具有这些优势。因此,中国的城市化逐步走向大城市聚集化的道路。

但是,在制定“十三五”规划时,中国提出协调发展的目标,要大力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城乡协调发展。当然,区域协调发展不是平均发展、同构发展,而是优势互补的差别化协调发展。在这个基础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要求形成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健康城市体系以及乡村振兴等都是协调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协调发展既是发展手段,也是发展目标,还是评价发展的标准和尺度。

在一线城市成为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领头羊的同时,推进中小城市高质量发展,是中国高质量、可继续发展的关键。这是因为,中小城市是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的主要载体,对城乡统筹,对农民流向城市的可进可退的空间比较大,也是继续提高城镇化率的关键,是推进城镇化的主体。

中小城市由于不具有人口聚集效应产生的服务业发展优势,因此,主要是靠制造业支撑。在日本、德国等国家,一些全球隐形冠军的中小企业,主要分布在中小城市。但是,中国大部分中小城市因为缺乏相应的比较优势,很难吸引人才和高端产业,大部分从事传统产业,存在升级压力。

研究成果显示,2019年,中小城市科技创新指数为58.5,创新指数有所提升,但与大城市相比,创新能力较弱、创新成效不显著等问题仍然比较明显。分区域看,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的中小城市科技创新指数分别为65.8、56.4、52.5和52.2,区域之间创新发展差距进一步拉大。

当然,中小城市的科研资源的历史积累太薄,创新环境、创新服务、创新融资等条件都太弱。中国主要的科研院所、高校、金融等资源都在大城市,因此,中小城市要建立创新的比较优势,还需要多努力。但是根据美国、以色列和德国的先进经验,中小城市在创新方面是可以建立相对比较优势的。

首先,要想实现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中小城市也步入以创新为特征的高质量轨道,就要通过分权的方式,增强中小城市的活力,赋予更多的权利,比如撤县设市、撤镇设市等。这是因为传统上中国包括政策在内的资源分配是按照城市级别进行,自上而下逐步减少,但人口主要分布于中小城市与乡村。这种不均衡的状态也是经济发展不协调的主要原因。给予中小城市发展更多的自主权与资源公平获得权,是中小城市发展的关键。

其次,就是推动中小城市在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现代化方面的努力,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与社会环境。对于很多人才而言,他们之所以愿意留在中心城市而不愿意返回家乡,除了工作机会不同之外,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小城市市场环境与社会环境过于依赖“人际关系网络”,社会公平竞争的环境不足。这让很多希望公平竞争的企业和个人难以适应。

随着大城市面临居住成本过高、交通拥挤、人口过多等问题导致效率降低,中小城市面临发展的机遇,因为会有很多人才和企业放弃大城市,高铁的发展以及互联网革命有助于这一趋势的形成。给予中小城市更多的政策资源,让中小城市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与居住环境吸引人才与企业,至关重要。

相关热词搜索:社论丨中小城市的发展需要培育新的比较优势

上一篇:评论丨区域视角看“稳增长”空间
下一篇:社论丨提高法治化水平是优化营商环境核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