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引擎:城乡土地新要素互通
2019-06-28 09:49: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人民大学土地管理系主任、房地产信息中心主任张占录

土地财政和经济增长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无疑在过去的20余年里,地方政府靠土地财政,积累了大量城市建设资金,形成了推动我国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引擎,并且在一定时期内还会继续下去。理论和实践证明,在经济发展的初期,资源投入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往往更容易实现,所以土地对经济增长是有较强的促进作用,并且作用也更加直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土地投入促进经济增长的显著效果。

在1990年代之前,我国处于半工业的农业经济社会,改革开放后,我国工业化、城市化的原始积累就是从土地改革开始的。解放农村不仅是解放劳动要素的生产力,更是解放土地要素的生产力。土地要素生产力解放了,整个农村的生产就活了,生产大幅度增长。当时促进农村经济增长的要素除了农地承包以外,还有一个要素被大家忽略了,那就是当时“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乡镇企业。乡镇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农村小工业用地开发、村庄建设的热潮。当时农业增长较快、创造的GDP很多,乡镇企业发展和村庄建设的贡献不可忽视。

1990年代之前的经济发展中,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作用是首位的。直到1980年代末90年代初,农业的土地红利慢慢释放殆尽,要保持经济进一步增长,只有放开城市用地。而在1990年代,土地制度改革对城市经济增长促进作用又凸显出来。各地方城市各类开发区建设,特别是后来的高新产业区、城市新区建设都采取了“以地生财、滚动开发”的模式,以此保持了我国城市经济20余年的高速增长,比起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红利要大出许多倍。20余年的土地财富积累,也为我国经济转型、发展服务业及高新技术产业提供了物质基础。如果没有10余年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20余年城市土地制度改革,我国经济保持近40余年的快速增长是不可能的。可见,土地制度改革,土地要素的投入,对我国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下一步经济增长的动力,我认为,土地制度改革仍然是重要的推动力之一。这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第一轮土地改革是农村土地要素内部循环,促进了农村经济增长。第二轮土地改革是城市土地要素内部循环,促进了城市经济快速增长。到目前,虽然经历两轮土地制度改革,但我国土地制度却还保持着城乡分割的二元市场结构,城乡土地要素不能自由流动严重阻碍了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不能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第三轮土地改革,如果打开城乡之间的阻隔,让土地要素城乡之间互相循环,必将第三次促进我国经济进一步增长。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科技推动是必要的,但是真正要起到引擎作用的,应该是下一轮城乡土地要素的自由流动,实现城乡土地市场一体化。

(编辑祝乃娟)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丨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引擎:城乡土地新要

上一篇:确保稳投资的正确轨道
下一篇:中国推动开放合作,为世界稳定和发展注入了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