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和社融增速放缓 是合理调整
2019-05-10 08:19:3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央行5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末,M2余额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5%,增速比上月末低0.2个百分点;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4%,增速比上月末低0.3个百分点。

在一季度超预期增长之后,信贷和社融的增量和增速在4月出现了回调,这基本符合市场预期。此前媒体报道,大部分机构预测,4月新增人民币信贷和新增社融规模较3月会有所回落,新增信贷将在1.1万亿左右,新增社融在1.4万亿至1.8万亿之间。实际情况是,新增信贷和新增社融都略低于机构预测的下限,前者为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后者为1.36万亿元,同比少增4080亿元。

为什么4月信贷和社融增量和增速会下滑呢?有人认为,这是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迹象。但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分析,信贷和社融增速放缓是合理调整,体现了稳健货币政策的要求。

一季度信贷和社融超预期增长,对实体经济起到了一定的支持作用。但是,宏观杠杆率也随之上升,去年二季度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而且小幅下降。但是,由于一季度社融存量增速(10.7%)快于名义GDP增速(7.8%),宏观杠杆率又有所上升,这意味着,社融增长不宜继续加速,而且有适度减速的需要。

4月12日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一季度例会要求,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4月19日中央政治局指出,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这及时纠正了市场的宽松预期,也约束了金融机构的放贷冲动。

从DR007的走势来看,4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较之前有所收紧,也从供给方面约束了金融机构的放贷。4月DR007的均值为2.63%,较2月的2.42%和3月的2.58%有所提高。

尽管如此,货币政策并不偏紧,而金融机构的可贷资金还比较充裕。这可从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中看出。4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住户部门短期贷款分别增加3471亿元和1093亿元,同比少增2255亿元和648亿元。但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4165亿元,却同比多增622亿元。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中主要是房贷,4月房地产行情比较好,房贷需求扩大,于是金融机构增加了房贷的发放。如果金融机构可贷资金不足,房贷也应该与其他类贷款一样,相应减少。但实情是房贷随着需求而增长,说明4月金融机构减少其他类贷款,并不完全是由于资金的供给。

金融机构放贷还受到了优质需求不足的约束。一季度金融机构加快放贷进度,很多优质客户、优质项目的融资需求得到了满足,如果再维持那样的放贷速度,风险就会上升,会将一些不那么好的客户、项目纳入。实际上,在经济尚未完全企稳回升的情况下,优质的需求并不是遍地都是,因此金融机构还倾向于多做房贷。需求方面的约束也意味着,信贷增速应该适度下降。

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速回落到13.5%,但这并不是一个低增速,比前几年都要高。社融增速低于贷款增速,原因是表外融资负增长。由于前几年表外融资超速增长,导致这两年到期非常多,拖累了社融增长。随着前几年的“欠账”逐渐“偿还”,表外融资有望恢复增长。那么,社融增长就不需要靠贷款勉力支撑。实际上,今年前四个月,委托贷款出现了同比少减,信托贷款出现同比多增。

4月末社融存量增速回落到10.4%,也不是一个低增速。根据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今年CPI涨幅可能高于去年,但PPI涨幅会低于去年,GDP平减指数的增幅很大可能不会高于去年,今年的名义GDP增速将低于9.5%。由此观之,社融增速适度下降也是合理的。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丨信贷和社融增速放缓 是合理调整

上一篇:进口连续增长预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趋势
下一篇:经济转型升级需要从中国产品走向中国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