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对待降准 应该全面、 反复地权衡
2019-04-03 10:08:48   来源:   

近日,降准预期持续升温。3月29日,有人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了“4月1日起降准”的谣言。当天深夜,央行通过官方微博辟谣。4月2日,央行官方微博又透露,已就降准谣言事件致函公安机关,请就此次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这样的造谣确实应该予以打击与严惩。

造谣者不惜以身试法,说明市场中有一部分人在盼望降准。的确,市场上一些分析师认为,4月降准确有必要性,这种观点的主要逻辑是二季度需要通过降准填补基础货币缺口。

其大致的推理是,目前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处于低位,3月末已降至1.2%左右,略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而二季度共有11855亿元MLF到期,其中4月17日就有3665亿元。同时,4月的财政缴税较多。MLF到期和财政缴税会导致货币回笼,因而基础货币有可能减少,潜在缺口的规模约为5000亿元。那么,央行有必要投放货币,防止缺口的出现,有两个办法可以选择:其一,不降准,MLF到期后加量续作;其二,降准0.5-1个百分点,如果降准0.5个百分点,则5月之后还要面临降准或续作MLF的选择。

2014年之前,外汇占款快速增长,是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渠道。而2014年之后,外汇占款增长放缓甚至经常负增长,央行通过其他方式投放基础货币,如上述分析所言,主要是两种方式——降准或MLF操作。单就释放流动性、填补基础货币缺口的功能而言,降准和MLF操作(以及其他类似工具)的效果是大致相同的,两者之间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2018年4月以来,央行共实施5次降准,释放的一部分资金就用于置换MLF。今年以来,央行连续3个月没有开展MLF操作。降准是近一年时间里释放流动性的主要方式,今年尤为突出。但这是否意味着今后仍然会以降准作为填补基础货币缺口的主要方式呢?

在其他货币发行机制(例如有人建议央行通过购买国债投放基础货币)被创设之前,央行主要的政策工具还将是降准和MLF、逆回购等操作。与MLF、逆回购等操作相比较,降准的优点主要是两个,一是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MLF、逆回购都要向金融机构收取利息,而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都是央行向金融机构支付利息;二是具有长期性,MLF、逆回购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到期,使央行和金融机构陷入是否超额续作的博弈之中。这也正是央行通过降准置换MLF的意义所在。

但是,降准所起的作用并不像MLF等操作那样简单,后者的作用主要是熨平流动性的波动,而前者具有非常强烈的信号意义,降准会使市场形成宽松的预期,频繁降准则意味着宽松的力度非常大。另外,由于降准的作用具有长期性,其影响不像MLF等操作那样可以微调、可逆,而且会有时滞。

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在5次降准共3.5个百分点之后,今年对待降准应该保持更加审慎的态度,套用美联储的话来说,要保持耐心。首先,之前5次降准的效果需要评估,继续频繁降准可能产生超调。其次,要防范极度宽松预期的形成,近期股市和楼市都在经历调整,极度宽松预期会使投资者偏离理性的轨道。

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目前不是决定是否降准的最好时机,是否降准仍有待观察,首先要看一季度各项经济数据,其次要看货币市场流动性情况和利率水平。如果各项数据表明经济已经企稳或很快企稳,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市场利率维持在较低水平,那就没用必要降准。

诚如其言,对待降准就应该全面、反复地权衡。降准在某些方面和MLF等操作具有可替代性,但它不宜被当作MLF操作那样的常规工具去熨平流动性的波动。如果短期内出现了基础货币缺口、流动性紧张的情况,可以考虑开展MLF等操作,而不能轻易实施降准。

其实,5次降准已经释放了5万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金融机构做好了流动性管理,出现所谓基础货币缺口的概率并不大。央行也应该通过对降准以至MLF、逆回购等操作保持耐心,迫使金融机构加强自身的流动性管理,而不是经常性地依赖“央妈”释放流动性。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丨对待降准 应该全面、 反复地权衡

上一篇:2019年二季度经济金融展望:中国经济二季度有望企稳
下一篇:许善达:去杠杆要继续 措施要“多管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