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二季度经济金融展望:中国经济二季度有望企稳
2019-04-01 07:29:31   来源:   


  “尽管外部环境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二季度国内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将趋于好转,预计经济有望企稳,二季度GDP增长6.3%左右,全年GDP增长6.4%左右。” 3月28,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在京发布《2019年二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称,经济基本保持稳定,为银行业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适宜的发展空间。

  中行课题组专家称,2019年以来,中国银行业资产负债保持平稳增长,风险抵补能力进一步夯实,对小微企业与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通过增强服务能力、补充服务短板等方式支持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资产负债平稳增长

  一季度,我国主要经济指标运行平稳,经济保持在合理区间,在此背景下,银行业经营环境保持平稳。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邵科代表课题组作了分析,称:“2019年以来,中国银行业资产负债保持平稳增长,风险抵补能力进一步夯实,预计银行业不良贷款比率维持相对稳定,银行业将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截至2018年年末,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规模分别为268.24万亿元、246.5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速为6.27%5.89%,较2017年同期下降2.41个和2.51个百分点。

  “2018年下半年,监管部门工作重心已逐步从“去杠杆”转向“稳杠杆”,这要求商业银行充分履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职责,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综合银行业金融机构整体数据,邵科分析,“考虑到经济增速大概率会在二季度末或三季度初企稳,预计二季度末上市银行资产规模增速将有所回升,约在7.5%左右。”

  《报告》同时显示,2018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025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3%,同比上升0.0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6.31%,同比上升4.89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3.41%,同比提升0.35个百分点。与2017年相比,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均有所上升。

  伴随外部经济环境有所改善,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持续加码,结构性改革政策逐步推进,上市银行资产质量将继续保持稳定,《报告》预计,二季度不良贷款率将保持在1.5%左右。

  中小银行设立迎契机

  今年以来,监管趋严态势有所改善,支持实体经济政策陆续出台,为商业银行优化业务结构及资产配置、探索新的利润增长点提供制度保障。二季度,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及民生领域支持力度将持续加大。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称,金融供给侧改革提出要增加中小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比重,预计将有更多服务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及“三农”客户的专业性银行设立,中小银行相关业务发展将迎来新的机遇。

  数据显示,2018年,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合计共投放25.21万亿元,同比增长8%。值得关注的是,除大型商业银行银行外,其他各类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均出现正增长,尤其农商行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显著增大。

  为此,《报告》呼吁,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设立和业务开展。增加中小银行数量,稳妥放开民营银行及社区银行的准入限制,鼓励专注于中小企业及“三农”客户的中小金融机构设立和发展。

  《报告》称,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降低融资成本,支持小微、民营企业发展依然是2019年商业银行的重要任务。这一方面需要合理控制贷款利率水平和利润增速,避免对实体经济过度“剪羊毛”;另一方面则要控制资产风险,加快不良资产核销,保证资产质量,腾出更多新的信贷空间为中小企业提供支持。此外,商业银行还应运用各类工具降低资金成本;通过提质增效降低运营成本。

  国际化、综合化发展不足

  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如何提升银行业的全球竞争力也亟待破题。《报告》指出,当前,中国银行业全球竞争力、服务能力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特别是在国际化和综合化两个方面。

  中行课题组专家分析,我国银行业国际化程度总体还不高,在境外业务占比、网点覆盖广度与国际领先同业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与中国实体经济开放需要还不匹配;境外收益水平较低,境外机构资产的平均回报率低于集团整体水平,制约发展动力;客户结构也较为单一,主要集中在中资客户、公司客户上;风险管控能力有待提升,难以完全适应全球经济金融变化。

  尽管目前中国的大型银行都已形成较为完整的综合化经营架构,但对于传统存贷业务的依赖性较强,综合化经营能力不强。以附加值和盈利能力较高的投行业务为例,在2017年全球大型银行投行业务排名中,中资银行仅在杠杆融资单项业务表现尚可。

  “对于银行业而言,要更好地服务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进一步增强国际化和综合化发展能力,补全球竞争力、服务能力的短板。”中行课题组专家认为。

  在国际化发展方面,中国银行业在境外地域、产品种类和服务方面应有所分工,有序推进业务布局,形成有梯队的国际化格局,协同发展的差异化布局。坚持国际化的覆盖区域数量和业务贡献度以中国实体经济对外开放的需求和推进节奏为依据。完善全球业务布局,有选择地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制定集团投资及资本配置的决策标准,提升境外机构投入产出效率。

  在综合化经营方面,中国银行业应有选择地推动重点业务发展,不要盲目追求“大而全”。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完善以适量贷款资源为引导、以综合化金融安排为核心的经营模式,以少量资本带动更大的业务空间。重视轻资产业务发展,着力减少资本占用和风险暴露。

来源:金融时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评论丨中美货币周期走向收敛 利率下调概率提升
下一篇:评论丨对待降准 应该全面、 反复地权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