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力度超乎想象 强力助推经济增长
2019-03-06 09:33:09   来源: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2019年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企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减税最引人注目的是增值税。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大幅度下调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6%一档的税率保持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可以说,增值税改革与减税政策的实施是同步进行的。

增值税是中国第一大税种,2018年国内增值税收入占全国税收收入之比为39.34%,这样的地位决定了减增值税是最直接有效的减税举措。税率16%直落3个百分点,可以让制造业等行业大大受益,而且这样的下降幅度也超过了社会的普遍预期。这也进一步说明中国的减税政策是实实在在的。10%的税率只下调到9%,虽然只有1个百分点,力度稍小,但减税意图同样非常明显。6%的税率虽然不变,但由于有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实际上也有一定的减税。数千亿元的增值税减税,可以大大助力中国经济增长。

2019年赤字率从2018年的2.6%上调至3%,为减税政策的落实提供了一定的财力支持。增值税减税仍有相当的空间。按照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改革方向,虽然官方没有明确最终的目标,但按照税率选择就低不就高的原则,增值税基本税率应该在10%左右,低税率在5%左右。增值税税率的选择应该着重参考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水平。中国所处的亚太地区是增值税税率相对较低的地区,选择10%和5%的两档税率是合适的。这样,13%的税率仍然有3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9%的税率有4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6%的税率有1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

减税容易得到支持,但任何一个理性的政府,都要考虑政府的正常运行问题,需要保证财政的可持续运行。增值税减税短期内对税收收入冲击大,不能不采取谨慎的步骤。2018年增值税17%和13%两档税率只分别下调1个百分点,力度偏小,但这从保证财政安全谨慎的角度来看是可以理解的。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大,积极财政政策加大力度,以应对可能的挑战,这是完全应该的。在这个关键时刻,为了保持经济在合理的区间运行,一次性更大幅度的减税效果会胜过点点滴滴蜻蜓点水般的减税。

2019年的减税不仅仅表现在增值税减税政策上。个人所得税减税政策同样是重头戏。专项附加扣除和中低收入者适用较低的税率,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多数人税负的下降。月收入1万元以下,且有一定专项附加扣除项目的个人,可能只要缴纳很少的个人所得税或甚至不用纳税。

2019年年初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也是非常重要的。小微企业从总体上看所提供的税收收入有限,对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的成本较低,但收获是可观的。小微企业是就业大户,小微企业的活力是市场活力的重要表现,小微企业的正常运行对于维持社会稳定也是至关重要的,这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今天,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政策意义不可低估。

2019年新出台的减税政策与之前出台的减税政策有累加效应,这是评估减税政策效果应该加以注意的。例如,新增不动产进项税额抵扣虽然自2016年5月1日就开始,但如果企业只是在2019年才有这样的抵扣项目,那么企业也会受益于这样的减税政策。减税政策的累加效应更多的是来自于税负的合理化。近年来,税负已经成为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评价指标。重要的是合理的税负,这样,投资者才有更强的投资意愿。合理的税负也有助于促进消费,特别是在促进消费升级换代的今天,更轻的税负可以带动更多的消费。增值税负担通常认为是企业和消费者共同承担的,增值税税率下降,同样有助于消费的扩大。

更大力度的减税表明政府在促进经济增长上已下了很大功夫。这样做对财政的挑战同样不可低估。为此,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债务规模的适度扩大,是解决财政财力问题的最直接有效的途径。2019年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的大幅度扩大,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意义重大。现在的关键是地方债限额的配置应该更加合理。专项债限额要更多地配置给有偿债能力的地方,而不是专项债基数大的地方。没有偿债能力的地方,需要的帮助应该通过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来解决。对于有些地方来说,适度的政府资产变现,也是获取可支配财力的重要途径。政府节约支出也是解决财力不足的方式之一,但这应该是结构性调整,是支出结构的优化,而且要保证财政支出规模的扩大,否则政策就会是紧缩的。

在国内外经济环境日趋复杂的今天,中国所能做的是深化改革,包括深化税制改革,尽快建立现代税收制度,协调减税政策与税制建设的关系。减税政策最终应该通过法治化的方式固定下来。需要注意的是,减税政策只是助力经济增长,而不能代替市场主体的努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不能越位,不能替企业决策。减税政策为投资者创造了更好的营商环境,接下来重要的是投资者的决策。投资者抓住发展机遇,适应政府“放水养鱼”的政策,才可能发展得更好。企业重要的是打造核心竞争力,以各种各样的不同层次的创新来赢取市场竞争力,这样,减税的助力作用才可能真正实现。(编辑李靖云)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丨减税力度超乎想象 强力助推经济增长

上一篇:就业优先是经济转型升级过程的重要保证
下一篇: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为何再设GDP区间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