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和政策建议
2014-02-20 18:08:00   来源:   

          2013年以来受经济增长率下降和外部经济复苏偏弱的影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这对市场和投资行为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宏观调控思路、方式的创新是2013年的最大亮点,确定“合理区间”调控目标和政策框架,以及用改革的办法促内在活力的增强、下决心解决深层次的结构问题,坚持货币政策不“放水”,第三季度后终于取得了“稳中向好”的新局面,得之不易。2014年,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将围绕“转型升级”和“全面深化改革”展开,2014年是改革攻坚战的全面启动年,是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一年。
    一、当前经济运行存在的主要问题
    1.产能过剩严重,降低企业效益并抑制投资意愿。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十分严重。IMF认为,金融危机前中国产能利用率大概在80%左右,2011年已经降至60%左右。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焦炭等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大体在70%-75%之间,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太阳能光伏电池的产能利用率还不到60%,风电设备中的风机产能利用率不到70%。在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同时,我国部分行业的先进产能却相对不足,大量的高端产品仍需进口。以产能过剩比较严重的钢铁业为例,中国钢铁工业产能严重过剩的产品主要是板卷材,尤其是宽厚板,而高端冷轧产品产能严重不足,需要大量进口。过剩产能问题持续得不到逆转,将从需求和价格两方面抑制投资需求增长,导致企业投资意愿下降。产能过剩不仅引发恶性竞争,造成企业效益下滑,而且产能过剩行业不良贷款的增加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由于利润率较低,产能过剩行业缺乏足够的资金用于研发,不利于产业转型和升级。另一方面,由于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先进产能不足,导致技术进步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不足,将在中长期内抑制总供给,不利于经济持续增长。
    2.货币信用快速扩张,而实体经济增长乏力。2013年前11个月累计社会融资规模达16.0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92万亿元。2013年11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75万亿元,同比增长13.6%。尽管货币信贷增长较快,但实体经济增长相对乏力,不少行业和企业经营困难。大量的资金只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不仅资金使用效率低,而且容易引发像“钱荒”相似的金融市场波动和风险。据调查,目前我国资本利润率为22%,房地产为28%,而工业仅为6.4%。与实体经济相比,非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较高,比较利益诱导大量资本流向房地产和金融等非实体经济领域。近年来流入实体经济部门的比例持续降低,从而导致“去制造业”或“去工业化”的恶性循环倾向。调查表明,在珠三角和长三角这些传统制造业竞争能力很强的地方,很多制造企业纷纷从制造业转向金融投资行业。江浙一带股权投资基金(PE)行业近年的大量兴起,其中就有不少资金来自转型的制造业。
    3.外需持续低迷,人民币汇率有升值压力。金融危机后外部市场需求持续低迷,抑制了我国出口增长。外部市场需求的疲软直接导致我国出口企业的订单在下滑,出口的增长陷入低迷。汇率、劳动力工资等出口成本在持续上升,加大了出口企业的出口难度。2002~2011年间制造业年平均工资由11001元上涨到36665元,增长了3.3倍。各地最低工资水平和农民工收入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2010年、2011年农民工工资更是高达19.3%、21.2%。长期来看,农村剩余劳动力可转移人数、适龄劳动力人口整体呈下降趋势,中国劳动力成本长期呈上升态势。内外因素导致出口在相当长时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善。12月1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11元,连续四天刷新了汇改以来高点。人民币升值压力也对出口产生了较大影响。
    4.地方债问题犹存,金融风险加大。上世纪90年代后,通过借债发展经济的地方政府越来越多,其负债规模也越来越大。
    二、2014年宏观经济走势的预测与政策建议
    1.经济的阶段性变化制约着经济增长回升。2013年在面对换届、政策宽松、上年第四季度经济回升态势明显的形势下,我国经济并没有出现社会普遍预期的明显回升趋势,原因值得反思。就像我们长期坚持认为的那样,主要原因是我国经济进入到新阶段,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导致经济由高增长阶段转向次高增长阶段,不再具有9%以上的增长能力,连实现8%以上的增长也较为困难。宏观经济将在较长时间在7%—80%的区间运行。
    2013年以来,受周期性、趋势性调整和历史积累矛盾凸显等多重因素交织影响,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增大。与此同时,我国劳动力成本提高、汇率上升,后起的发展中国家以较低的成本和价格参与国际分工,我国在一些传统领域的比较优势逐渐丧失。这种“前堵后追”的局面使我国拓展国际市场的空间缩小。
    2014年,这一总体趋势并没有变,而且短期经济运行仍然存在较大的下行压力。预计2014年经济增幅是走平,上下波动不大,不会出现明显上升,下调的空间有限,在70%~80%区间内运行。可能的变化在结构变化上,行业分化较为明显。
    2.对重要经济指标增长的预测。一是出口有望保持平稳增长。美国、欧元区和日本在2013年都不同程度出现企稳复苏态势,预计2014年美欧日都将进入缓慢复苏通道,但复苏进程都存在一定风险。2009年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升了15%,即使考虑到这一时期海外需求的萎缩,人民币高币值对出口的抑制仍然比较明显。预计2014年出口增长8%左右。   
    二是投资增长将与上年持平。未来5-10年,投资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长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中西部和广大的农村地区基础设施仍然非常薄弱。十八大以来,新型城镇化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抓手。2014年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活动会逐步活跃,从而带动整个社会投资的较快增长。2014年,预计社会投资增长与2013年持平。
    三是消费增长将小幅回落。2014年推动国内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是居民收入的增加,不利因素是“八项规定”以及以后的一系列规章对政府消费的抑制。由于居民收入增长乏力、政府消费支出减小,因此2013年的消费是比较低迷的,消费对GDP的贡献比2012年下降1.8个百分点。我国消费增长一直较为平稳,年初严控“三公消费”的举措对消费增长产生了一定的压力,预计今后几年抑制“三公消费”的政策不变有明显松动,对消费的影响将会持续。在收入分配制度不健全,民众“无钱可花”,社会保障制度有待完善,民众“有钱也不敢花”的背景下,转向消费引领型的经济增长模式仍需时日。受上年收入偏慢的影响和企业效益增长不均衡的影响,2014年消费增长有可能小幅回落。但服务消费将会保持较快增长。
    四是CPI温和上升,PPI有望转正。预计2014年国内农产品生产稳定,受农村改革以及投资的持续增长,我国农产品产量稳步提高,保障了我国的食品安全和价格稳定。预计2014年肉禽食品类价格基本与2013年持平,涨幅在6.0%以内,而水果蔬菜供应充足、粮食价格小幅上行,预计全年CPI增长3.2%。
    PPI与经济景气高度相关,从运行周期看,PPI似乎正在触底反弹。但如果2014年国际资源价格表现不佳,那么2014年PPI也缺乏上行动力。但由于基数问题,2014年PPI仍然有可能跌幅收窄。
                           2014年主要经济指标预测 单位:%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预计)
2014年(预计)
GDP
10.4
9.3
7.7
7.6
7.4
CPl
3.3
5.4
2.6
2.7
3.2
PPl
5.5
6
-1.7
-1.8
0.2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23.8
23.8
20.3
20
20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18.3
17.1
14.3
13
13.5
出口
31.3
20.3
7.9
6.5
8
进口
38.3
24.9
5.3
6.8
7
M2
19.7
13.6
13.8
14
13
         三、政策建议
1.对宏观调控目标和货币政策的建议。宏观要稳,微观要活,社会政策保底,这是新一届政策对三大政策的基础定位,2014年仍将坚持这一定位。就2014年的宏观调控目标和货币政策,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把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由7.5%下调到了7%以上。主要理由是:一是将下限和底限目标统一起来,以免形成对下限、底线目标不统一所带来的增长预期不稳定性。第二,7%的经济增长目标在目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在世界上都是属于高增长,主动性适当降低点经济增长目标,有利于调结构,从去年和今年经济增长日标由8%调到7.5%的情况看,社会已开始适应经济增长的阶段性变化,负面影响不大,而结构调整的主动性却在增强。同时,适当下调经济增长目标,也有利于国家把更多的宏观资源用于调结构、促转型上。第三,经济目标适当下调和下限、底限目标的合一,能兼顾短期和中长期发展的需要。要完成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目标,未来7年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6.8%就可以了,而从潜在增长率角度看,我国经济未来的增长大概率是7%—8%,高于和低于这个区间都可能引发更多的经济运行的不稳定性、不协调性、不可持续性。第四,经济增长目标下调0.5个百分点,对就业的影响不大。随着经济规模的增大和服务业加快发展趋势的逐步形成,我国GDP每1个百分点的增加能创造出更多的新增就业量。
二是将CPI增长的调控目标确定为4%以内。主要理由为:第一,经济增长在7%-8%之间运行,通胀压力不大,但考虑到明后年为资源品价格改革留下空间,可适当调高物价增长的目标。为了减弱一定程度、一定时期的物价上涨压力,可从稳农业、增加低收入家庭补贴的办法予以化解。第二,今年上限、天花板不统一的矛盾不突出,为了避免对通胀目标的误读,增加政策的操作性,有必要将上限、天花板合一,将合理区间的上限更加明朗化。第三,这一目标的确定既考虑通胀压力也考虑通缩的影响。总结过去10多年的经验,我国CPI增长超过5%的仅出现过两年(2008年和2011年),原因都是由于食品价格的剧烈波动,内在性的通胀压力不大。从未来趋势看,产能过剩问题突出、需求相对不足反而可能导致轻度或中度的通货紧缩。因此,取过去10年CPI增长2%-6%的中间值作为未来物价调控的目标值可能比较合适。
三是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基调不变,重在促改革激活力。我们认为,市场预期和央行调控之所以屡屡错位,是因为央行关注的流动性层次更高,考虑问题的视角也更宏观。尽管货币市场动辄“寒意逼人”,央行关注的总量流动性仍是较为充裕的。6月以来货币市场利率不断抬升,但金融机构超储率并未下滑。由于表外融资的快速膨胀,广义货币增长也显著高于名义经济增速。在增长数据稳健,通胀中枢抬升之际,实在看不到央行有“放水”的理由。且在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之前,资金流动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央行政策不会有较大调整。因此,预计M2增速将自今年的14%降至13%。应把重点放在推进利率市场化上。《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颁布,银行间大额可转让定存市场有望逐渐发展壮大,如果在辅以存款保险制度的落地,那么利率市场化进程将可能超出市场之前预期。当然,作为利率市场化的关键前提之一,商业银行“硬预算约束”需要真正构建并落到实处。
2.对深化改革的建议。2014年中国经济的最大看点是改革,全面深化改革的起步实施,将会显著地提振社会发展信心。我们建议应加快推进以下改革:
一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更好地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二是全面启动户籍制度改革,促进新型城镇化发展。三是推动金融改革,加快“两率”市场化步伐。四是重视地方政策性债务风险防控,进一步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五是适时出台资源品全面市场化改革方案。


 

相关热词搜索:2014年 中国 宏观经济 展望

上一篇:央行首次公布地区社会融资规模数据 广东位列第一
下一篇:发达经济挣脱缰绳 新兴市场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