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国的金融稳定保持信心
2019-05-29 08:11:3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前,由于贸易摩擦影响,人民币汇率小幅贬值,属于正常的市场波动。当前人民币汇率波动主要是受贸易战的影响,给金融市场带来一些不确定性,这与去年所发生的类似。但是,与去年美国首次宣布加征关税后反应不同的是,这一次中国资本市场并无惊慌,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幅度也在正常弹性空间之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警告称,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

中国经济处于向高质量发展过渡的阶段,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有新旧动能交替的过程,从而抑制旧经济的增长,甚至有一些产能会陆续出清,为未来新一轮高质量发展做好准备。放眼全球,中国一直在认真推进结构性改革,也必将成为下一轮全球增长周期的领头羊。现在,外部的压力成为中国改革的动力,激发了改革的积极性与严谨性,有利于提高改革质量,增加市场的信心。

与此同时,中国自2017年开始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加强金融监管以及去杠杆防范金融风险。过去两年高风险资产压缩了12万亿,化解了系统性金融风险,正因为有了过去两年的金融改革,现在才会面临外部环境变化时信心十足。尽管贸易战再起,但中国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步伐并没有停止,相反,继续主动处置一些风险点,比如最近对一些商业银行的风险处理,这凸显了中国政府对掌控当前形势的信心。

美国在贸易、科技发起制裁之后,舆论认为还可能发动金融制裁,因为美国掌握着国际金融体系的权柄。但是,我们认为美国发动金融威胁的可能性很低。

美国有使用经济手段(金融与贸易)达到经济目的与政治目的的丰富历史与经验,它主要是以金融制裁威胁以及干预资本流动等方式进行。现在,美国如果对中国发动金融制裁将首先祸及自身。这是因为美国经济与资本市场正处于一个高位转折点,美国在金融上的任何妄动都会率先让自己的资本市场泡沫遭受冲击。

美联储年初已经宣布暂停加息,如果现在再次启动加息,美国股市和债市可能面临动荡。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大幅降低意味着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减少很多,因此,美国几乎没有通过利率调整而干预流动性的空间。此外,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都有了应对国际流动性危机的经验与警惕性。

由于中国依然保持有效的资本管制,因此,国际投机力量也无法利用其经验优势以及某些工具突袭中国。它们唯一的杠杆是香港金融市场。但是,中国经历过1998年的金融大战,2015年、2018年也在打击做空人民币势力过程中积累了经验。中国拥有巨大的外汇储备、丰富的经验、信息优势与充足的政策工具,任何空头势力要发起金融战是自寻死路。

日本在应对美国贸易摩擦的长期过程中,之所以最终出现“金融败局”的现象,主要是日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将防范金融风险作为重要的政策目标。不管是广场协议后日元大幅升值,还是后来采取货币与财政双刺激,都积累了金融泡沫,而在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政府在如何应对金融机构危机过程中,没有有意识的做好准备,制定处理方案,而是任由官僚体系不断敷衍了事,令金融体系病入膏肓。因此,日本金融败局主要是自身缺乏主动防御以及处理能力造成的,这与中国完全不同。

当前,美国自身的状况限制了其使用金融手段的可能。零售业上月出现下滑,投资增速停滞,制造业增速下滑到9年来的新低。美联储正在小心翼翼地稳定市场预期。经济状况决定了美元指数很难继续走高并对人民币产生压力。事实上,美国因为贸易战带来的冲击正在逐步显现。

我们需要战胜贸易摩擦带来的群体性恐慌情绪,现在中国市场基本淡定。事实上,中国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应对贸易战带来的影响,这是中国所擅长的领域。因此,淡定之下改革依然是中国的主旋律,一系列结构性改革必然会释放出更大的市场空间与活力,以及宏观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相关热词搜索:社论丨应对中国的金融稳定保持信心

上一篇:央广评论:中国制造的定力从何而来?
下一篇:重视税制对货币供应以及 产业升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