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潜力仍可支持经济中高速增长20年
2019-01-23 09:02:48   来源:   

定军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增长9.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9%。在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速8.1%,是2003年6月以来的最低增速;12月的增速有所反弹,但也只有8.2%。

此前出现更低增速是在2003年4月和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速分别是7.7%和4.3%,当时是SARS流行时期,经济也刚走出通缩。

 

目前我国就业在快速增长,经济整体平稳,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较大幅度放缓,甚至低于GDP的名义增速,这表明,目前消费增长放慢不太正常。

中国消费市场潜力巨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旅游部门的数字,目前无论是社会消费品还是服务型消费,增速均呈现放慢的态势。在2018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汽车类消费额增长-2.4%,建筑及装潢材料增长8.1%,通讯器材类增长7.1%,家用电器和音响器材类增长8.9%,均是个位数增长。同期,商品房销售面积171654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1.3%,比去年同期增速低6.4个百分点。很显然,目前的消费放慢,在商品领域主要是与居民吃住行相关的内容,即房、车、家电、手机等。

那么,是不是目前中国这些领域已经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呢?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根据国家发改委人士透露的消息,2019年将出台促进汽车和家电消费的政策。不过,中国消费市场潜力巨大,无论是汽车、住房、家电、旅游,都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以汽车为例,2018年全国拥有汽车的家庭只有1/3左右,每千人汽车只有170 辆左右,只有日本、欧盟、美国的1/4左右或更低。

2018年年末中国城镇化率只有59.58%,与美国、日本、欧盟差距在10-20个百分点,而且城镇人口中还有1亿多农民工,实际上达到发达国家居民真实城镇化率(享受城市公共服务)的80%目标,起码还有近4亿人需要转化为城市居民,由此而产生的住房需求至少有1亿套。

而要达到发达国家标准,实现汽车、住房以及配套的家电等产品的供应, 可以促进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多年两位数增长。

公安部门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新注册登记机动车3172万辆,机动车保有量已达3.27亿辆,其中,汽车2.4亿辆,小型载客汽车首次突破2亿辆;机动车驾驶人达4.09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3.69亿人。

按照美日欧的每千人汽车保有量测算(美国千人汽车保有量为800辆左右,日本、欧洲为600辆左右),中国潜在静态需求的小汽车量为8亿辆左右,目前保有量为2亿多辆,缺口约为6亿辆。考虑到旧车更新需求,未来几十年来累计需要小汽车量远远超过10亿辆。而根据目前中国年均产量3000万辆的速度,需要30年才可满足这样的需求。如果按照每年增长10%的速度,也需要16年才可满足需求。

再算住房消费,2018年全年农民工总量有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根据调查统计,农民工在城镇购房的比例很低。《2015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外出农民工中,在务工地自购住房的农民工比例为1.3%。《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在进城农民工中,购房的农民工占17.8%。由此可见,大多数农民工在城市没有购房。而如果我国城镇化率提高20个百分点,还将增加近3亿人到城镇居住。这都是潜在的住房、购房需要。

同时,城市也有大量房屋需要更新改造,以及新出生人口需要住房,这都会大幅增加住房需求。

另一方面,中国农业普查数字显示,2016年末农村有2.6亿套房子,按照2016年全国3人一户一套住房测算,可以住7.8亿人,实际只住了5.9亿人,约有2亿人没有在农村住,农村空置住房约有7000万套。而根据农业普查数据计算,2016年末,74.9%的村没有电子商务配送站点。假如这些空置房用于发展农村电商等产业,以及允许城市居民到乡镇居住,这些空置房屋完全可以得到合理应用。

按此计算,未来二三十年,人口增长及更新改造而产生的住房需求为1亿-2亿套。按照近年商品住宅年均销售量约1500万套计算,满足2亿套住房需求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按照近年商品住宅年均竣工量700万套上下计算,则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综合起来考虑,未来对商品房的需求可以保证房地产市场20年左右的两位数增长。

此外,2016年末,全国农村7成以上家庭没小汽车,63%的农户没有使用水冲式卫生厕所,近一半家庭没有淋浴热水器、空调,6成多农村家庭没电脑。这都表明,未来农村与吃住行相关的消费需求非常大。

如何促进消费潜力变现?

既然汽车、住房等消费在未来会有20年以上两位数增长空间,为什么现在这些消费增速低迷,甚至负增长呢?

一方面是大量的家庭收入不高,难以实现上述消费。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消费被抑制了。比如在很多一二线城市,对汽车、住房等消费实施限购政策,买房买车需要纳税和社保记录,还需要摇号。另外,阶梯电价也制约了居民的消费,特别是对于相对收入低的人,家庭人口越多,需要交的阶梯电费越多。

2018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这样的收入水平,按照一家三口算,家庭一年可以支配收入只有4万元左右,买车难度太大,在城市买房更是痴人说梦。

要促进消费快速增长,中国首先需要建立城乡一体化市场,取消各种抑制消费的措施。比如城乡居民买车不限购,但在哪使用有限制。

相应地,为了解决交通拥挤问题,需要加快建设城乡一体化交通设施,比如在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通往周边郊区和郊县的地铁快线和高铁要加快推动,目前地铁快线在我国大多数地区还属于起步阶段,而日本东京、英国伦敦都已经达到了上千公里。

城市之间建设高铁,以及每个县城甚至镇规划通用机场,这不但可以促进消费,而且可以用于救灾抢险等用途。美国有2万个通用机场,几十万架通用飞机,中国的数量还非常少。

更为关键的是,要取消抑制消费的措施。比如,中国每年有大量的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无法被消化而被放弃,但全国有抑制居民用电的阶梯电价,城乡居民不敢大量用电。某些工商电价达到了每千瓦时1元左右,也对快速增加服务供给产生了影响。

因此,与其实施刺激汽车消费的税费减免政策,不如促进城乡一体化,带动城镇化水平的提高,推动消费和经济的增长。(编辑 欧阳觅剑)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消费潜力仍可支持经济中高速增长20年

上一篇:拿下GDP增速6.6%的上海 制造业提质增效至关重要
下一篇:市场出清和存量优化是 下一步P2P监管的两大重点